陈逸飞油画多少钱一平尺,2018年市场拍卖价格好高

2
2551
陈逸飞油画多少钱一平尺,2018年市场拍卖价格好高
陈逸飞油画多少钱一平尺,2018年市场拍卖价格好高

2018年的拍卖市场里,有许多被逐渐淡忘了的名字重回大众视野,其中陈逸飞应该是最不令人意外的。

▲《玉堂春暖》在2017年中国嘉德秋拍中以1.495亿元被刘益谦竞得,大幅刷新了陈逸飞的拍卖纪录,也带动了2018年陈逸飞的市场行情

因为在短短半年之前,他的《玉堂春暖》刚在北京创下了1.495亿元的最高拍卖纪录,不仅比7年前纪录高出近一倍,也是内地油画拍卖史上的最高价。藉由这次新纪录,市场对陈逸飞作品的热气再度被点燃,其在2018年上半年便势如破竹地顺利成交18件作品,并收获1.65亿元的成交额。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在创下新纪录前的近5年时间里,这位中国油画拍卖最早的“明星”却饱受 “照片画”、“代笔”、“不合时宜”等各种争议困扰,一度让出了曾经的市场“C位”。

▲陈逸飞身份众多,谷歌对其定义为“视觉艺术家”

这种强烈的前后反差,为我们提供一个好机会来重新审视陈逸飞——这位身份复杂,艺术造诣独特的艺术家——在今天,或者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上,应该放在哪个位置?

►摇摆于“艺术家”和“商人”之间

陈逸飞首先是作为一个成功的画家而广为人知。1972年至1979年陈逸飞所创作的《开路先锋》、《黄河颂》、《红旗颂》等一系列作品在北京全国美术展览和上海美术展览会场多次获奖,其中油画《占领总统府》在1982年被评为1977年以来重大题材全国头等奖。成名后的陈逸飞于80年代留学美国,其浓厚的东方趣味在美国大获成功,墙内开花墙外香。

▲1970年代末陈逸飞与魏景山在油画《占领总统府》前合影

不过在1992年回国后,陈逸飞更多的以“商人”的形象出现,1995年创办模特公司,随着其名气和作品价格的加速膨胀,陈逸飞打造“大视觉”商业帝国的野心也不断生长。此后逐步涉足环艺、影视、服装和出版产业,并引入投资成立集团公司。

正因为陈逸飞将他的艺术理想转变为一个个雄心勃勃的商业计划,他的影响力才得以在社会各界通过多种方式日益剧增。他从一个艺术家变成了一个独特的文化现象,一个万众瞩目的公众明星。他既被高端艺术品市场热捧,又经常成为普通人的话题,他的商业宏图受到广泛的关注和期待,他的骤然辞世又引发公众的无限惋惜。

▲1995年 陈逸飞导演电影《人约黄昏》

陈逸飞因此成为一个不可复制的传奇,这是他真正的价值所在。以油画技巧而论,与当代的顶尖写实名家相比难言高下。从绘画观念而言,赴美留学错过了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发展。但没有一个当代的中国艺术家能像陈逸飞一样用他的艺术和行动深入的影响社会。

因此“艺术商业大亨”或许是对陈逸飞的较为公平的评价,作为艺术家和作为商人的陈逸飞不应该被分开来看待,他的独一无二决定了他作品的稀缺性,这是用以判断陈逸飞市场的前提。

►陈逸飞作品升值史

陈逸飞如今的高价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通过一级市场的长期代理和二级市场的不断拉动才培养出深厚的市场基础。在中国还没有油画市场之前,陈逸飞就开始大胆的商业化尝试。

哈默画廊与玛勃洛画廊

1980年9月陈逸飞赴美自费留学入读纽约大学亨特学院,毕业后与纽约哈默画廊(Hammer Gallery)签约。在与陈逸飞签约后,哈默画廊从1983到1988年,先后为陈逸飞举办4次个展,陈逸飞浪漫写实的作品风格不仅深受美国市场欢迎,也获得了《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高度的评价,和哈默画廊的合作让陈逸飞第一次尝到了商业成功的滋味,“水乡系列”和“音乐人物系列”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

▲1985年哈默赠送给邓小平的礼物:陈逸飞油画《故乡的回忆—双桥》

1984年,哈默夫妇访华,将陈逸飞的油画《家乡的回忆——双桥》作为礼物赠予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这是陈逸飞履历中重要的一笔,陈逸飞成为第一个被海外画廊成功包装的中国艺术家,这直接刺激了大批中国艺术家出国寻找机遇。

1995年,陈逸飞与心仪已久的英国玛勃洛画廊(Marlborough Gallery)签约,成为第一位与该画廊签约的亚洲艺术家。1995年,玛勃洛画廊将陈逸飞作品带进威尼斯双年展,1996年至1997年玛勃洛画廊分别在上海博物馆和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陈逸飞回顾展”。通过和玛勃洛画廊的合作,陈逸飞的名气和市场都进一步扩大,数以百计的画作得以售出,很多作品进入到一流藏家的手中。

最早的拍场明星

1992年,陈逸飞回国,继续保持和国外两家画廊的合作关系,但并未和国内画廊展开合作。一方面因为当时国内还没有成熟的商业画廊出现,另一方面,陈逸飞依靠其在国内的名气,可以直接将画作出售给主动上门的买家。此后,私下交易成为陈逸飞售画的主要方式,而逐步带动陈逸飞作品行情的,则是国内刚刚开始发展的油画拍卖市场。

▲陈逸飞《浔阳遗韵》是首件露面拍场的作品

早在1991,中国内地还没有开始油画拍卖之时,陈逸飞的一幅《浔阳遗韵》就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上以137万港币成交,首创中国油画作品过百万元的纪录。1994年,中国嘉德首次举行油画拍卖,陈逸飞的《山地风》以286万元拍出,创下当年油画拍卖最高纪录。1997年,《罂粟花》在香港佳士得以387万高价拍出,这成为陈逸飞去世前的拍卖最高价。

离世效应引发大涨

虽然陈逸飞在90年代上拍的部分作品曾经因为高价成交而引起巨大反响,但在2005年以前,陈逸飞作品的拍卖价格总体趋于稳定,高价作品一直在100-200万这个区间浮动。真正的井喷行情出现在2005年,陈逸飞逝世产生的巨大的社会效应引发拍卖陈逸飞作品的热潮。从图表1中可以看出,仅2005年一年就在成交额超越了1994-2004年间的成交总和。无疑,陈逸飞陈逸飞作品的人意识到商机的到来,良好的成交情况也证明陈逸飞的作品有着巨大的市场,这比纽约苏富比撬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齿轮提早了一年。的离世立刻让持有和关注

▲图表-1 陈逸飞二级市场成交额变化走势图

▲陈逸飞1978年所作的《踱步》在2009年保利春拍中以4043.2万元成交,入藏龙美术馆

2006、2007两年,陈逸飞作品在拍场上势如破竹,其中《玉堂春暖》首破千万,而2007年,突破千万的作品达到4幅,曾在1995年苏富比拍卖上以128万港元成交的《黄河颂》,在2007年的嘉德春拍上拍出4032万天价,价格上涨30多倍。2008年受大环境影响,陈逸飞拍卖价格略有下挫,但刚到2009年,《踱步》就又创下4043.2万元的新高。

▲2010年上海美术馆在陈逸飞逝世5周年之际举办了“陈逸飞艺术展”,极大助推了陈逸飞的市场走势

2010年逝世五周年之际,陈逸飞艺术展在上海美术馆的高调举办,成为陈逸飞作品行情最强的助推器,展览系统地呈现了陈逸飞艺术生涯的绝大多数精品,间接为藏家和市场指明了方向。随后《弦乐四重奏》、《二重奏》等几件重要作品在展后渐次上拍并刷新纪录,将陈逸飞市场行情再度向上推进一个阶段。

2011年,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整体向好,陈逸飞作品行情攀上顶点,全年成交近3.8亿元,最高纪录也由二度上拍的《山地风》以8165万元刷新,买家为龙美术馆创始人刘益谦。

英雄造势,行情再起

2012年后,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盘整阶段,陈逸飞作品行情也在高点后进入调整期。同时随着国内买家对写实油画的热情逐渐趋缓,藏家惜售。期间虽有尤伦斯收藏的《红旗之一》在2013年香港蘇富比以7964万港元高价拍出,但除此以外再无显著亮点。缺乏话题和精品刺激,陈逸飞作品行情在2012-2016年持续滑落,市场能见度也越来越低。

▲曾为尤伦斯收藏的陈逸飞1972年作品《红旗之一》在2013年香港苏富比以7964万港元成交

如果说陈逸飞生前的成功更多是时势造英雄,那么2017年陈逸飞再度成为市场焦点则是英雄造时势。2017年12月,曾于2006年首超千万成交的《玉堂春暖》于中国嘉德低调上拍,却一鸣惊人地拍出1.495亿元的惊人高价,首度陈逸飞作品成交带入亿元行列,而买家同样为刘益谦。

这一成交极大带动市场对陈逸飞的关注度,及至2018年春拍,陈逸飞作品在两岸各大拍行遍地开花,《丽人行》、《夜莺之声》、《童年嬉戏过的地方》等作品高价成交,使陈逸飞半年成交额达到1.65亿元,仅次于2011年行情高点时期。《玉堂春暖》固然制造了新一轮的陈逸飞热,但这轮热度能持续多久,仍取决于后市是否还有陈逸飞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出现。

►哪类作品最“陈逸飞”?

陈逸飞一生作品数量庞大,其作品的创作和流转与他的人生经历一样复杂,目前均没有特别清晰的脉络。据媒体报道,其弟陈逸鸣估计陈逸飞作品的总数在500件左右,而从实际画廊的代理量和公开拍卖的作品量来看,总数至少在500件之上。

▲图表2-陈逸飞二级市场历年成交数据对比图

▲图表-3 陈逸飞作品价格成交区间对比图

二级市场中,100万以上的陈逸飞作品占总成交量约七成,但其成交额却占到总成交额的97.6%,说明陈逸飞的市场重心主要集中在100万元价位之上。其中,1000万以上的作品数量只有34件,但成交额占比却达到了41.84%,说明千万级别的作品对陈逸飞作品成交结构的影响非常巨大。

陈逸飞的众多创作依题材主要可分为5类:“红色历史系列”、“水乡风景系列”、“音乐人物系列”、“西藏风情系列”以及“古典仕女及海上旧梦系列”。不同系列的作品也不完全创作在一个集中的时期,每一系列作品的涨跌有先后之分。

▲图表-4 陈逸飞个系列作品成交比较图

从总体数据角度来看:“红色历史系列”上拍量最少,但作品均价最高,达到1234.5万元;“水乡风景系列”数量最多,百万元以上的作品件数也是最多的,但千万级作品仅有1件,成交均价也是最低的;“音乐人物系列”和“西藏风情系列”无论数量或是价格都处于中间区域,相比之下,“音乐人物系列”更胜一筹;“古典仕女及海上旧梦系列”上拍量少于“水乡系列”,但64.7%的作品超百万成交,千万级数量也是最多的。

而且陈逸飞同样风格的作品也有好坏之别,外界也一直有诟病其有代笔或重复图式的流言,因此如何对其精品进行甄别,需依据多项综合因素进行判断。

红色历史:最有冲高潜质

革命浪漫主义油画是陈逸飞的成名作,这一系列作品几乎都创作于艺术家35岁以前,其中知名作品有:《开路先锋》、《黄河颂》、双联油画《红旗之一》、《红旗颂》、《南来北往》、《鲁迅在厦大》、《写于长夜——鲁迅》、《踱步》以及《占领总统府》,这些作品大都被公共机构收藏。其中曾在市场流通的陈逸飞成名作《黄河颂》在2007年最早创下了高价纪录;《踱步》现藏于龙美术馆;而曾为尤伦斯收藏的《红旗之一》2013年在香港拍出,目前仍是“红色历史系列”最高价。

▲陈逸飞和魏景山合作的《占领总统府》在1982年被评为1977年以来重大题材全国头等奖,现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陈逸飞成名作《黄河颂》在2007年以4032万元被泰康收藏竞得

陈逸飞红色历史绘画的稀缺性、历史地位、艺术性,决定了其占据了陈逸飞艺术生涯的制高点。其中至少有五六幅作品的综合价值胜于《红旗之一》,其中泰康收藏的《黄河颂》或是最有希望刷新“红色历史系列”,甚至是再创陈逸飞个人拍卖新高的作品,但市场再次流通的可能性较小。

水乡风景:价格稳定

“水乡风景”是陈逸飞油画创作中数量最多的一类,从拍卖记录来看,成交占比达到总数的四成以上,大部分成交价在100-200万之间。这一类作品的创作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一直延续到艺术家离世,因此流通最多,相对最不稀缺。

“水乡”最高价在2018年匡时春拍中由《童年嬉戏过的地方》以2127.5万元创下,此作曾于2015年香港蘇富比秋拍以428万港元成交,受2017年新纪录的影响上拍意外创下高价。

▲陈逸飞初到美国时于1984年所作的《童年嬉戏过的地方》在2018年北京匡时春拍中以2127.5万元成交,是首件成交破千万的“水乡”系列作品

不过除了这一特例,其他“水乡系列”重复上拍的受益并不显著。原因除数量较多之外,这一系列图式上的重复导致了稀缺性的不足,在挑选时需注意鉴别真伪和创作年代,也需要一定的机遇。

音乐人物:高贵的单纯

“音乐人物系列”是陈逸飞80年代中后期在哈默画廊时创作的一个系列作品,主要构成元素为西方少女与经典乐器,主要作品有:《二重奏》、《弦乐四重奏》、《长笛手》、《大提琴手》等,1992年回国后陈逸飞就基本停止了这一系列的创作,因此这一类作品为数不多,大概不及其作品总数的十分之一。

▲2010年在香港佳士得以6114万港元成交的《弦乐四重奏》是陈逸飞“音乐”系列的最高价

“音乐”系列在国内发力较晚,05年之前很少有此系列作品在国内拍场出现。2007年纽约苏富比秋拍,《拉大提琴者》拍出1781万元,将这一系列的价位提升到千万级别。2009年秋,陈逸飞“音乐人物”系列中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长笛手》在瀚海以3248万元被龙美术馆竞得,带动了这一系列作品的行情。加之2010陈逸飞回顾展对其生涯重点作品的梳理,使“音乐人物”系列作品在2010年后来居上,接连创下陈逸飞作品的记录,重要作品几乎全部高价易手。

▲陈逸飞《长笛手》173x173cm 油画 1987年作 2009年在北京翰海秋拍中以3248万元成交,入藏龙美术馆

对于国人来说,“音乐人物”的吸引力源自于作品所散发出的一种纯粹的高贵感,尤其是当带有东方韵味的西方少女,专注的与古典乐器一起融入到黑色的背景中时,简单又凝重的画面让人对经典文化心生敬畏和向往,国内少有同类题材的作品。因此在艺术价值上仅次于“红色”系列和“海上旧梦”系列。

西藏主题:层次分明

1988年,陈逸飞回国后首次到藏北和甘南采风,为西藏风情的系列作品收集素材。1990年创作《藏族少女》、《藏族男童》、《幸福家庭》等一系列西藏主体的系列作品,94年创作《山地风》,95年再次赴藏,集中创作《龙眼》、《藏族人家》、《父与子》等作品。此后较少集中创作,但西藏主题并没有中断,后期的作品有2002年的《雪景》、2004年的《霞飞路上》等。

▲陈逸飞《山地风》两度于中国嘉德上拍,2011年以8165万元不出意外地创下了当时陈逸飞的拍卖纪录

“西藏主题”作品总量并不多,但陈逸飞在创作这一系列作品时采取了与创作“水乡”和“仕女”截然不同的方法,不再是细腻柔和,而是用饱含激情的大笔触、大色块刻画出藏族人民粗犷纯朴的真实生活,在艺术上也有了新的意义。“海上旧梦”系列浓郁粗放的笔法也受此影响。

在已经成交的73件西藏主题拍品中,100万以上的作品占到54件,500万以上16件。最高价作品《山地风》在2011年以8165由刘益谦竞得,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陈逸飞作品的最高价。这一系列作品的收藏价值较高,但由于西藏题材并非陈逸飞最具特点的作品,从保值增值的角度考虑,应该只考虑购买其中的精品。

古典仕女:复古美感

陈逸飞90年代回国后的多数创作以 “仕女”题材为主,这一系列始于1988年,早期作品有《琵琶》、《浔阳遗韵》、《罂粟花》、《夜宴》、《西厢待月》、《丽人行》等,均以中国古代仕女为主角,再加入琵琶、团扇、铜镜、鸟笼、梳妆台等器具,通过华美细腻的画面,传递出一种现代人所缺乏的或清雅,或慵懒,或惆怅的古典意蕴。与“水乡”题材一样,“仕女”成为后来陈逸飞一直坚持创作的系列作品,因此与“水乡”也有着同样的特点,图式重复性较高,且需要当心伪作。

▲陈逸飞1997年的《丽人行》在2018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以8335万港元成交,这件作品曾于1997年在中国嘉德以231万元成交

“仕女”系列在拍场上的的平均成交价是452万元,最高价作品为2018年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以8335万港元成交的《丽人行》,整体比“水乡”系列的拍卖表现胜过很多。目前重复上拍的“仕女”不多,总的来说互有涨跌。其中早期作品投资价值较高,90年代中后期以后创作的“仕女”作品,在内容、形式和技巧上都没有大的突破,除了鉴别真伪之外,最重要的参考因素就是作品的意境是否动人,或在其他方面富有新意。

上海旧梦:惊鸿一瞥

1993年,陈逸飞在拍摄完电影《海上旧梦》后,截取电影中的片段创作了《黄金岁月》、《玉堂春暖》、《春风沉醉》等表现老上海滩风韵的作品,并命名为“海上旧梦”系列,这些作品几乎都在创作完成的当年就被买走。除《玉堂春暖》2017年创纪录成交外,在此之前《黄金岁月》曾在2017年ART021艺博会的玛勃洛画廊展位上露面,当时标价为5000万元。

▲“海上旧梦”系列的首件作品《黄金岁月》,曾两度露面拍场,最近一次出现是在2017年的art021艺博会

1998年,陈逸飞创作了《上海滩》、《多梦时节》、《扇舞》等作品,数量极少,但名称混乱。从风格和意境来说,“海上旧梦”与“上海滩”都为描绘旧上海浮华生活的上乘之作,可以统称“海上旧梦”系列,据统计,总数仅有十件上下,部分作品有多次重复上拍。

“海上旧梦”系列是陈逸飞“仕女题材”中极其重要的作品,后者是前者的渊源,而“海上旧梦”系列无论在风格意韵还是绘画技巧的转变上,都突破了“仕女”的藩篱,在古典与现代之间找到了一个新的结合点。其中最早创作的三件无论在艺术转变和艺术造诣来看,都最具价值,结果也不出意外地创下了陈逸飞的新纪录。

►陈逸飞的“上海情结”

从藏家的地理分布来说,在与两家欧美大画廊合作的十多年间以及作品在香港上拍之后,欧美、港台、东南亚地区的藏家在是陈逸飞作品的主要买家,在陈逸飞回上海创业之后,作品也稳定的开始出现在内地拍卖会上,这种趋势在陈逸飞去世后的几年中变得越来越明显。

▲图表-5 陈逸飞上拍作品区域分布图

以几大城市上拍陈逸飞作品的数量来统计,则北京占到40.6%,上海与杭州共占到29.3%,香港占17.8%,共同构成陈逸飞的主要交易区域。而从陈逸飞目前拍卖的前十名作品的诞生地来看,7件在北京,3件香港。通过大陆拍卖行接二连三的打破陈逸飞作品记录,以北京和上海为主的内地城市跃升为陈逸飞最重要的交易中心。从目前的态势来看,这种格局还会随着内地买家对陈逸飞作品需求的增加而更加稳固。

而从近年来见于报道的陈逸飞买家情况而言,以龙美术馆为代表的上海藏家群体无疑是陈逸飞最忠实的拥护者。不仅刘益谦曾在2009、2011和2017年三度大幅刷新陈逸飞拍卖纪录,带动后续市场行情。其他在早年流出海外的陈逸飞代表作,也在近几年陆续通过拍卖之外的其他途径被上海藏家购回。这源于陈逸飞生活经历中的“上海情结”,也是上海这座城市对这位本土艺术家的认可。

▲龙美术馆于2014年举办的“个案研究系列展 – 视觉重奏:陈逸飞”展览现场

陈逸飞的美学脱胎于十里洋场的摩登和富丽堂皇,是被数十年战火和社会变迁所遗忘的传统,他展示了中国或者说上海文化的这个断层,成为填充一份想象的怀旧内容之一。这种夹杂着老上海腔调、又不乏些许美国口音的作品,最终归于上海,陈列在上海最具标志性的各大美术馆中,或许是最好的归宿。

结语:经历十余年的淘洗和再认识,陈逸飞的艺术、市场行情以及他的传奇人生都被定格到一个相对理性的区间。陈逸飞的人生摇摆在“艺术”与“商业”之间,这份挣扎弥漫在他所有的艺术系列和“大视觉”行为当中,因此作品价值的分野也变得相对明确:最具价值的是其“艺术”的那一面,即在创作道路中具有开拓和转折意义,或是由艺术家之手悉心打磨的精品。普通的作品尽管带着陈逸飞符号,但就如商品一般终究是消费之物。

对其各系列作品的价值判断,数量最稀少的“红色历史”系列和“海上旧梦”系列最具投资收藏价值。对于拥有陈逸飞重要作品的藏家,建议长期持有;对于具有较强资本实力的新买家,建议瞄准陈逸飞最好的作品,这样的作品不超过20件,每件价值都应在3000万元以上。

从专业的角度来陈逸飞油画市场在2018年是一个高峰期,价格一路高走,藏家们也是把握好时机放手一搏,从而推动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尤其是在字画方面出售一定要选一家大型正规的公司,张军说道,(艺术新闻报道)

主语:以故事说人物,以人物说历史,以历史说文化,以文化说人性

2 条评论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